<track id="tzzlt"><ol id="tzzlt"></ol></track>

    <address id="tzzlt"><mark id="tzzlt"><ins id="tzzlt"></ins></mark></address>
    <track id="tzzlt"></track>
    <noframes id="tzzlt"><b id="tzzlt"><ins id="tzzlt"></ins></b>

    <p id="tzzlt"></p>

          <output id="tzzlt"><del id="tzzlt"></del></output>
          ?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 >> 第四篇:項目成果(一、構建青海當代文學佳作新文庫)
          推薦閱讀

          第四篇:項目成果(一、構建青海當代文學佳作新文庫)
          2015-11-26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第四篇:項目成果

           

          五年的實踐已經證明,文學項目的實施,極大地團結了青海廣大作家,凝聚了多方力量。對作家個體而言,鼓舞了他們的創作熱情,樹立他們的文學自信,溫暖了他們的心靈,給予他們前行的動力。

          五年后的今天,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我們不辱使命,圓滿完成了各項規劃,實現了“六新”目標。

          一、建青海當代文學佳作新文庫:

          (一)概述

          2011年項目開局,第一輯“玉昆侖”“青海青”文學叢書征集啟事發布,應當視為吹響了實施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的號角。2012年,文學叢書的家族中又新添“野牦牛”藏族文學翻譯叢書。

          自此起,文學項目助推青海文學奮力前行。在“玉昆侖”“青海青”“野牦牛”三套叢書編輯出版中,五年間編輯完成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玉昆侖”“青海青”文學叢書共五輯各20部,組織翻譯并編輯出版“野牦牛”藏語翻譯文學叢書四輯16部。三套文學叢書出版總數為56部。

          為了展示青海當代文學在這五年中的積累與收獲,我們列舉叢書書目如下:


          “玉昆侖”文學叢書:

          第一輯(2011年編輯出版):閻瑤蓮散文隨筆集《滄桑集》、陳士濂散文隨筆集《盲流所得》、李振小說集《最后的憧憬》、安鳳和小說集《太陽的女兒》。

          第二輯(2012年編輯出版):金光中中短篇小說集《飽漢的倒嚼》、劉若筠散文集《向晚集》、白漁散文隨筆集《白漁文存》、王立道散文集《劫后余聲》。

          第三輯(2013年編輯出版):林錫純散文集《輕描淡寫》、韓秋夫長詩《向東的長歌》、戴延恭小說集《六百鐵騎下西寧》、武泰元小說集《山野戀歌》。

          第四輯(2014年編輯出版):朱奇散文隨筆集《為了忘卻的記憶》、程楓散文隨筆集《我十歲那年》、王貴如散文隨筆集《歲月不老》、高慶琪散文隨筆集《往矣集》。

          第五輯(2015年編輯出版):朱栒小說集《鉤沉》、辛光武散文隨筆集《追趕太陽》、劉佑的詩集《紅豆·黃花·紫丁香》、李玉真散文隨筆集《荒漠神游》。

           


          “青海青”文學叢書:

          第一輯(2011年編輯出版):肖黛詩集《一切與水有關》、葛建中詩集《季節肖像》、宋長玥詩集《前世的情歌》、郭建強詩集《植物園之詩》。

          第二輯(2012年編輯出版):才旦小說集《香巴拉的誘惑》、劉曉林評論集《尋找意義》、馬海軼評論集《旁觀》、撒瑪爾罕詩集《清水微瀾》。

          第三輯(2013年編輯出版):馬鈞文學評論集《文學的郊野》、謝康民詩集《如歌的行板》、王永昌散文集《驛路平安》、雪歸小說集《暗蝕》。

          第四輯(2014年編輯出版):萬瑪才旦小說集《死亡的顏色》、馬非長詩《青海湖》、原上草詩集《青藏詩旅》、茹孝宏散文集《鳳凰坐騎》。

          第五輯(2015年編輯出版):邢永貴小說集《馬圈的馬》、辛茜散文集《一望成雪》、周存云詩集《風向》、馬敬芳詩集《眾神的群山》。

           

          “野牦牛”文學翻譯叢書:

          第一輯(2012年編輯出版):《居·格桑的詩》(龍仁青譯)、《尖·梅達的詩》(洛嘉才讓譯)、《赤·桑華的詩》(程強譯)、《藏族女詩人15家》(久美多杰譯)。

          第二輯(2013年編輯出版):《才加小說集》(完瑪冷智譯)、《扎西東主小說集》(久美多杰譯)、《仁丹嘉措小說集》(龍仁青譯)、《次仁頓珠小說集》(次旺多杰譯)組成。

          第三輯(2014年編輯出版):《久美多杰散文集》(久美多杰譯)、《哇熱散文集》(程強譯)、《浪察白旺散文集》(索南多杰譯)、《龍本才讓散文集》(阿頓·華多太譯)。 

          第四輯(2015年編輯出版):《德吉卓瑪詩集》(德吉卓瑪譯)、《華毛詩集》(龍仁青譯)、《白瑪措詩集》(阿頓·華多太譯)、《梅朵吉詩集》(久美多杰譯)。

          這些圖書內容上乘,裝禎、設計、印刷精美,受到作者和廣大讀者好評。作品集極大地豐富了青海文學作品庫,為夯實青海當代文學的發展基礎,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五年時間,40位作家,40本圖書,20位作家擔任主編、特約編輯,這是“玉昆侖”“青海青”兩套叢書的成績單。16位原作者,9位譯者,這是“野牦牛”藏語翻譯文學叢書推出的作者和譯者的數量。雖然以上數字遠遠囊括不了青海近些年誕生的優秀文學作品,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套涵蓋了老中青三代青海多民族作家的各體文學作品的文庫,依然閃耀著奪目的光芒。三套叢書的56位作者和9位譯者出生于上世紀二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之間,是新中國成立后青海建設、發展和改革開放的親歷者和見證人,閱讀這些青海多民族作家的作品,猶如穿行在歷史的長廊里,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行業的風致盡可飽覽。

          (二)主編寄語

          該專項實施伊始,在題為《純凈的深愛閃現于此時此地》的序言中,就有這樣的預設目標抑或努力方向:

          “兩套叢書共同構成了新青海文學六十多年瑰麗多姿的景觀。”

          “這兩套叢書,是新青海文學發展的歷史地圖。”

          “這兩套叢書,是寂寞者的心靈之火。”

          “這兩套叢書,是作者和編者獻給青海的戀歌。”


          2012年,主編班果和梅卓在叢書總序《向文學高地的集團進軍》中對此專項意義有過這樣的評價,并第一次提出了“向文學高地進軍”的概念:

          “選編出版“玉昆侖”和“青海青”這兩套文學叢書,是我們貫徹執行省委、省政府關于文化強省思想的具體措施,也是為作家服務的實際行動。這項青海文學史上的浩大工程將延續到2015年,共出版40位老中青年作家的作品。毫無疑問,這是青海作家攀向文學高地的一次集團進軍。”

          2013年,在《合唱之聲傳得更遠》的總序中,主編班果和梅卓說:

          “用五年時間編選出版40本書,不僅需要長遠的眼光和持久的耐心,而且需要付出巨大的財力和心血,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只要我們堅持正確的方向,堅持文學的精品意識,為青海作家營造了良好的創作氛圍,提供了創作的便利,讓青海作家的合唱之聲傳得更遠,我們的努力就是值得和有意義的。唯有如此,我們才為青海文學的繁榮盡了綿薄之力,我們的勞動才被賦予了光榮。”

          2014年,總序《“新絲綢之路”上的歌詠》中,以青海文學積極助力“新絲綢之路經濟帶”青海道的發展的高度上,揭示了叢書乃至再個文學項目的深遠意義。

          2015年,在《從高地文學向文學高地的光榮進發》的總序中,班果和梅卓指出: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是高地文學向文學高地進發中的一次行動,行動的意義在于將夢想分解為一個個具體的目標,矢志不渝地實現它,直至到達夢想光輝的頂點。實施文學項目,是艱難的文學跋涉,是光榮的文學進軍,是可期待的青海文學事業的燦爛明天。


          其實,這樣的意義同樣體現在“野牦牛”叢書的編輯初衷和翻譯編輯出版的全程。在《用文學延續民族的精神燭火》的總序中,主編班果和梅卓闡述了“野牦牛”叢書翻譯編輯出版的必要性、迫切性和長遠意義:

          “青海藏族母語文學作家大都有著豐厚的生活積累和異于其他民族作家的文化思考,他們秉持對文學的熱愛和對故土的眷戀,默默在世界最高的地方進行著精神創造。但令人遺憾的是,囿于傳播平臺的缺乏和主觀因素,部分作品未能體現應有的價值。“野牦牛”翻譯文學叢書是青海作協、青海民族文學翻譯協會為了打破這種尷尬,向漢語文壇集中推介我省藏族作家的重要舉措,以期發揮文學在文化交流中的積極作用,進而溝通心靈和文明。這在青海當代文學史上具有重大意義。”

          (三)編輯期冀

          五年中,三套叢書出版一直得到作家出版社編輯李亞梓的特殊關照和精心編輯。作為責任編輯的她這樣評價三套叢書的重大意義:


          “青海是片凈土,青海的作家們有著質樸、純凈的心靈,熱切、真摯的情感,他們的文字也是如此。他們懷著對高原的熱愛,對文學的眷戀,用心靈寫作,使這三套叢書閃耀出青海文學奇異斑斕的光彩。這三套叢書將呈現青海文學六十多年來豐富多彩的創作成就,這是青海文學史上的浩大工程。我對青海作協傾力打造這項浩大工程的偉大設想深感欽佩,充滿敬意。在這套書的出版過程中,青海作協的朋友們在梅主席的帶領下,克服各種實際困難,傾注了大量心血。他們懷著歷史使命感,真誠地為作家服務,為青海文學的發展繁榮貢獻了自己的力量。作為叢書的責任編輯,我深為感動。同時我為自己能夠給這幾套書的出版貢獻微薄之力而深感榮幸。”

          自2011年—2015年,肖黛、馬鈞、馬海軼、李向寧、宋長玥、邢永貴、達洛、徐曦琳、韓琳、張殷馨、崔紅霞等分別擔任了“玉昆侖”“青海青”“野牦牛”各輯的特約編輯,白淑涵、楊敬華擔任美術編輯,他們參與了從組稿到編輯出版發行全過程,為叢書出版付出了大量心血。

          擔任過玉昆侖文學叢書特約編輯的我省著名文學評論家馬鈞,一直是青海文學項目的積極參與者和見證者,他高度評價“青海青”“玉昆侖”“野牦牛”文學叢書乃至“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對青海省文學事業的重要作用:


          “毫無疑問,自從實施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以來,許許多多具有一定寫作實力的作家,實現了出書的夢想。尤其是《青海青》叢書的出版,激發了我省一批又一批年輕作家、詩人、評論家的寫作激情。幾年下來,集結的作品既展示了每位作家的個人成果,同時又前所未有地展示出青海當代文學的創作活力,一時間,青海文學積存的力量開始釋放,一些頗具實力的青年作家,尤其是一些來自基層、來自邊遠地區的少數民族的作家,紛紛嶄露頭角。詩歌、小說、散文、評論等主要文學品類,都出現了一些新面孔。

          母語文學的翻譯與傳播,更是以往青海文學所不曾有過的可喜收獲,它不單彰顯出我省獨特的文學書寫現象,也在某種意義的意義上,規避著當代寫作同質化、浮華化的時弊。”

          青海作協副主席扎西東主是“野牦牛”選題的策劃者和編選者之一, 他說:

          由青海省作家協會實施的“民譯漢”工程-----野牦牛文學叢書,經過各方的共同努力,已經圓滿完成了四輯共十六本書的翻譯出版工作,在我國當代文學發展歷程中成為一個亮點,受到各民族讀者和文學界同仁的廣泛關注。“野牦牛”文學叢書的順利實施,使藏族母語文學超越狹小的空間,走向寬闊的天地。我被選為青海省民族文學翻譯協會副會長和青海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后,為“野牦牛”叢書做了很多相關具體工作。比如,向讀者和出版社、文學編輯征求意見,選擇那些成果突出的作家和質量上乘的作品,又聯系確定有經驗有實力的翻譯者進行翻譯,以及書籍的出版發行等。作為參與組織和實施這項工程的作家,我深感榮幸,也對叢書的翻譯者們心生敬意。”


          曾任“野牦牛”叢書特約編輯的藏族作家達洛說:“由青海省作家協會出版的“野牦牛文學叢書” 現在已經成為我省少數民族文學標志性品牌圖書。叢書薈萃了本省乃至整個藏區藏語文學的佳作,包括小說、詩歌、散文等多種體裁,叢書出版四輯,在社會上都享有極高聲譽。這不僅是青海少數民族文學尤其是藏族文學成果的一個集中展示,也代表了省作協對本土文學譯介出版方面的高度重視和取得的突出成就。”

          (三)作者感言

          “玉昆侖”作者感言

          對青海文學具有特別意義的是“玉昆侖”叢書。由于種種原因,一些幾十年從事文學工作的老作家、老編輯,幾乎大半生為他人作嫁衣裳,培養無數后輩作家,編輯過數倍于等身的文學作品,自己卻未能出版一本書,或手中有書稿卻無力出版,此境況不免令人唏噓。“玉昆侖”這項體恤人心、慰勉前輩的溫暖工程,正是在這種背景下開始實施的。

          “玉昆侖”叢書從2011年項目實施初面向全體在青海工作和生活的老作家、老編輯和老文藝工作者積極征稿,將他們在歲月長河中沉淀凝結的思想和文字的珍珠,綴成珠鏈,以每年4部作品集的形式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不單為我們留下了珍貴的歷史記憶,也秉承和延續了青海文聯和作協尊師重道、崇文尚德的優良傳統。2015年初,青海省文聯和作協確定“玉昆侖”第五輯出版4位老作家的申報作品,至此,所有申報過該專項的老作家的書全部得以出版,“玉昆侖”叢書專項以堪稱完美的成果,圓滿完成了此項目全部規劃。


          耄耋之年的閻瑤蓮老師,是《青海湖》第一代編輯。她2015年10月在紀念省文聯成立70周年座談會上,動情地回顧了自己的文學生涯,以這樣飽含深情的話語揭示了“玉昆侖”叢書的意義,表示了對文學項目的感謝之意,引起了與會人員的廣泛共鳴:

          “我省作家協會為老作家出書,我的作品被列入“玉昆侖”叢書第一輯。我在文聯工作這幾十年來為老作家出書,從來沒有過,這是空前的,但一定不絕后。感謝文聯歷屆領導對我的關懷與幫助,“玉昆侖”叢書檔次很高,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裝幀精美,為我這60多年的文學工作畫了一個滿意的句號。我特別感謝,我知道文聯經費很少,更知道具體負責這項工作的作協主席梅卓同志付出了很多心血。至今這套叢書已成功出版五輯。”


          2015年9月15日上午,在“玉昆侖”“青海青”文學叢書第五輯首發式上,老作家辛光武動情回顧了“玉昆侖”文學叢書策劃動議之初的2009年春節前夕作家協會向老作家約稿的情景,對作協對廣大作家一視同仁的關心和尊重表示了謝意,并為五年中叢書取得的成績由衷點贊:

          “縱觀已完成出版的五輯“玉昆侖”叢書,歷時五年,共20部,所選作者和作品內容,已達到了中國作協所給予的希望,出色完成了文聯黨組和省作協的重大項目,并得到了文學界的認同和廣大讀者的歡迎。今天手捧渴望已久的“玉昆侖”叢書,我心情激動,體會到幸福。我深切感受到,因為梅卓主席和責任編輯,他們都有多年深入生活的經歷和艱苦創作的體驗,所以才能尊重每個作者,不做任何行政命令,不隨意指手畫腳,促使每個作者可以寬松地遵照創作規律,發揮想象力,顯示自然和人性本真,開啟人類普善心理,均以個人風格和情感轉變,選擇欄目篇章,如實展示自己的水平。為此,我們非常感謝他們。

          “從這些年所出《玉昆侖》叢書作品中,一定能夠看出這些作品所具有的獨特價值,每一部作品的內容、題材、構架方面,都充滿著豐富的想象力和創作精神,通過大家的美妙文字,真實反映出高原特色,敘述了青海高原千百年深厚的文化歷史,各族人民的團結合作、相互學習發展、艱苦創業的步履,以及熱愛黨和改善自身生存環境的奮斗精神。其中許多文章都已經在不同報刊雜志上與讀者見面,起到了宣傳青海、鼓舞群眾、增強自信、開拓進取的積極作用,文學的力量是無窮的。不管是老年作者,或是中年作者,還是年輕人,這些文學人,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的故事、響亮的歌喉,顯示出青海天不語自高,地不言自厚的深遠恒古,描繪出高原人的博大仁愛。這些作品不僅起到了薪火相傳的作用,更是提高了我省整體文學的創作水平,并從中發現了具有潛力的年輕作者。”

          其他“玉昆侖”叢書作者以題詞的方式表達了心聲。


           

          “青海青”作者感言

          20位“青海青”叢書作者也表達了同樣的感受。

          青海作協副主席馬海軼曾擔任過“青海青”文學叢書特約編輯,也獲得過青海文學獎,擔任過各文學獎項評委,是積極參與文學項目實施的作家。他對自己的作品收入“青海青”文學叢書,表達了這樣的心愿:

          我的文學評論和隨筆集《旁觀》被收入2012年出版的“青海青”文學叢書第二輯。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出版使我把寫作看成是日常勞作中最有意義、最嚴肅的游戲。這里所說的寫作觀念是個人的,但我相信,這種對書的堅信、珍惜和敬重是寫作者共有的。對于普通的寫作者來說,出版仍然很不容易。我,青海數十位作家的文字能夠出版,這是非常幸運、幸福的事情。一本書的出版,或許對許多人都有意義,但對作者的意義最大。它意味著心靈中的變動不居、稍縱即逝固化為白紙黑字的證據,它意味著讀者可以通過這些證據了解他的孤獨,這樣,他就不再完全孤獨。正因為如此,我,要感謝讓我們的文字變成一本書的人們。感謝支持青海省文學發展規劃項目的人們,感謝實施這個項目的青海作家協會,感謝作家出版社,感謝兩位主編班果先生和梅卓女士,感謝所有的責任編輯,感謝插圖、題簽和裝幀設計的藝術家,感謝印刷廠的工人以及其他為這個項目做出努力的所有人們。”

          青海師大人文學院教授、青海省作協副主席、著名評論家劉曉林著有《青海新文學史論》,對青海文學發展史有著深厚的研究,他這樣評價文學叢書的意義:“在青海文學史上,歷時五年,以40種著作的齊整規模編輯出版創作叢書,這是第一次;在青海文學史上,老當益壯的資深作家和創造力蓬勃旺盛的青年才俊聯袂出場,展示青海文學的整體實力,這是第一次;在青海文學史上,以題材豐富、內容豐瞻、藝術風格多元化的叢書的形式,呈現青海文學完整的生態樣貌,這是第一次。當然還能列出若干個第一,但僅以上述信手羅列的幾個方面,已經足以表示青海作家協會2011至2015年所實施的“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其中所編輯出版的“玉昆侖”、“青海青”兩套叢書已然創造了青海文學空前的盛景,能夠躬逢其盛,參與到一個終將被時間所證明的具有特殊意義的文學活動之中,實屬有幸。

          相信入選“玉昆侖”“青海青”文學叢書的作者,一定會對青海作協本著服務于作家的宗旨,組織協調、編輯校改的辛勞心存感激,但“發展規劃項目”的實施目的并非單純是為青海文壇的新老作者精心結撰的文字編印一冊冊裝幀美觀印制精良的圖書,這兩套集結了老中青三代寫作者的叢書最重要的意義是對青海文學創作實績的全面檢視,是一種存留文學史記憶的舉措。歷史上那些傳之久遠的作品集成,因編輯目的明確、編選精當,往往成為了解一個時代文學狀態的重要資源。“玉昆侖”“青海青”叢書的入選作者,年長者已至耄耋,上世紀50年代在青海新文學的草創階段即耕耘于文苑,而年青者正值盛年,寫作大多起步于上世紀80、90年代,到了新世紀創作漸入佳境,可以說,這一作家群體縱貫了青海文學近60年的歷史,而收入各自作品集中的既有舊作、又有新篇,集合在一起便展示了一個不算短暫時段的色彩斑斕的地域文學的景觀,其承載青海文學記憶的意義不言而喻。

          “玉昆侖”“青海青”叢書的編輯出版是一項有助于文化積累的功德無量的工程。青海文學的從業者向來不乏膜拜繆斯女神的虔敬之心,不乏進行藝術摸索忍受寂寞孤獨的毅力和耐心,然而,毋庸諱言的是,因為缺少總體的規劃和全局的設計,大多的創作者處在各自為戰、散兵游勇的狀態中,少有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理解與支持,自行其是、自生自滅。這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文學創作本質上是個體勞作的特征,但對于青海文學整體的持續發展顯然是不利的。設立“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的初衷,也正是基于促使青海文學良性發展的考慮,而“玉昆侖”“青海青”叢書的出版或許是整個項目中夯實基礎的工作。整整40冊書,構筑了一道奪目的風景線,這里蘊含著幾代人的文學夢想,這是那些甘于清貧寂寞的寫作者辛勤筆耕堆壘的文學高地,這份文學庫藏無疑將成為青海文學建構更宏偉大廈的一塊不可或缺的基石。

          “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之于我本人的意義一樣不同尋常。我的那些粗淺的文字能夠忝列“青海青”叢書,我要感謝那些給予我無私幫助的同人和朋友,更要感謝“發展規劃項目”的實施給予我的榮幸。這促使我更深入地思考了文學與個體生命之間的關系。正是文學的慷慨饋贈,讓我心靈豐盈,讓我在庸?,嵥榈纳钜廊槐3至藢τ谠娨獾膬炑诺木裥泽w驗的向往,讓我在物質化的粗鄙的現實中依然保持了善良、正直的品性,還葆有直面恥辱的勇氣。從事文學評論工作多年,借成為一個文學項目收益者的機緣,鄭重考量文學之于個人的意義,這是第一次,當然絕不會是最后一次。”

          作為出版人的青年詩人馬非對出版文學叢書深有感觸,深諳創作和出版之中共苦的他這樣評價叢書出版的意義:

          “身為作者,同時又在出版社做編輯工作,所以我深知出書的雙重不易。首先是寫作的不易,在這樣一個‘一切向錢看’的浮躁時代,出于看似無用的理想和精神的需要,能夠摒棄物欲、平心靜氣、俯臥書案、孜孜以求,仿佛就是一個奇跡。其次是出版的不易,基于同樣的時代原因,除非大家名家,除非過眼云煙般的暢銷書作家,一般作家作者出書都要自掏腰包,而動輒三兩萬的出版費用,對于本就清貧的作者可不是一筆微小的開銷。因此,對于奇跡的承載者,我要獻上由衷的敬意;對于能為一般作家免費出版圖書的單位和部門,我更要獻上無限的敬意。具體來說,我在這里要感謝的是青海省作家協會和作家出版社,沒有他們的辛勤勞動和無私扶助,這些文章這些小說這些詩歌,不可能很快以如此精美的方式,呈現在世人面前。謝謝你們!”

          “青海青”第五輯作者之一的敬芳在《點亮高原的星空》的文章中,表達了感激之情:

          養育高原兒女的這片高天厚土似乎從不寂寞,而“玉昆侖”、“青海青”兩種叢書的編輯出版,更是為孕育了光輝的神話和史詩的大地增添了濃重的華彩。就青海文學創作的發展而言,青海省作家協會的這一善舉可謂功德無量。

          詩集《眾神的群山》能夠入選“青海青文學叢書”第五輯,之于我個人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這是一種幸福,也是一種激勵。人到中年,在青海文壇仍是不折不扣的一名新兵,寫作的困惑,出版的艱難可想而知。如果沒有青海省作家協會的大力扶持以及作協人的辛勤勞動,詩集的出版將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我的喜悅之情和感激之情發自內心深處,對青海省作家協會的工作充滿了敬意。”

           

          “野牦牛”叢書作者、譯者感言

          青海省作協副主席龍仁青是通曉藏漢雙語的作家,連年擔任“野牦牛”翻譯叢書的翻譯,對文學作品的藏譯漢有著獨到的見解,他說:“2012年,我翻譯完成了藏族著名母語詩人居·格桑的詩集《居·格桑的詩》;2013年,翻譯完成了母語小說家仁旦嘉措的小說集《仁旦嘉措小說集》;2015年,又翻譯完成了藏族女詩人華毛的詩集《華毛詩集》。我認為,翻譯首先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細讀,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投機取巧,在沒有進行細讀前就進入翻譯。為翻譯而進行的細讀是苛刻的,繁雜的,細致的,你必須從原文中的一個字一個詞一個造句開始,從串連了這些字詞造句的語法結構開始,更要從這些字詞造句所代表的文化,承載和呈現這一文化的文化背景開始。只有經歷這樣的細讀之后,才能夠真正進入翻譯。做為譯者,以盡量接近母語詩歌語意的漢語,將詩人詩歌中的內容和意蘊盡量發掘和表達出來,是我的一種追求,抑或是我的一種翻譯精神。但愿,我做到了一些。”

          連續四年承擔“野牦牛”叢書翻譯工作的久美多杰見證了每年叢書的選題確定、翻譯、編輯、出版全過程,他覺得自己與青海省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共同成長。

          他說:“《野牦?!肺膶W翻譯叢書是青海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實施以來在最短的時間內組織推動并取得顯著成績的一項“民譯漢”工程。青海作家協會和青海民族文學翻譯協會承擔起扶持與培養少數民族族母語作家和翻譯家、及時向漢語文壇集中譯介我省少數民族母語作家和優秀作品的重任,這對于漢語讀者了解少數民族母語文學和文學在各民族文化交流中發揮積極作用,激發少數民族母語作家的創作熱情、推動少數民族母語文學的繁榮發展具有現實意義;這一舉措也為培養和壯大少數民族文學翻譯隊伍、發展各民族文學翻譯事業提供了很好的條件。短短四年時間內,組織翻譯和出版了16本書(包括三十多位作家的36部中、短篇小說,700余首詩歌和100多篇散文),不僅得到省內外文學界的歡迎有何好評,并且在藏族文壇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更讓其它藏區省份的母語作家羨慕不已。

          作為一名文學翻譯愛好者,我連續四年參與了這項“民譯漢”工程,深知上述成績來之不易。從每年翻譯計劃的提出、作家和作品的遴選、翻譯家的確定以及聯絡協調,直到譯本的編輯岀版發行,青海省作家協會的領導和工作人員都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在這里,我要向他們表達敬意!”

          野牦牛譯者之一的洛嘉才讓是位優秀的青年詩人,他對野牦牛的意義作了高度評價,同時呼吁更多的人來從事民譯漢文學翻譯工作。

          洛嘉才讓說:“我參與野牦牛叢書的翻譯工作純屬偶然。那是在冬天,與幾個朋友正前往祁連的路上,接到省作協同志的電話,說兩天后省作協梅卓主席要召集開個會,關于文學翻譯的什么項目。作協的同志沒有具體說,我也不便細問,含含糊糊應承了下來。兩天后的會上,確定由我翻譯我省著名藏族母語詩人尖?梅達的詩歌。領受這份任務,對我來說既激動又惶恐。好在我對尖?梅達的詩歌并不陌生,對他的創作動態也從未間斷過關注。自他步入母語文壇以來,筆耕不輟,寫了不少頗有影響的詩歌力作??梢哉f他是當代最優秀的母語詩人之一。但一直以來由于翻譯工作的滯后,像他這般優秀的詩人,除了母語文壇之外鮮有人知曉,很難產生更大范圍的影響。語言的阻隔造成母語文學在今天主流文學史中的“不在場”,這顯然是一個巨大的尷尬。從這個意義上看,母語文學對文學翻譯的渴求就顯得格外迫切。這樣看來,作協此項工作不僅在“彌補”過去,更是在拓展未來,其重要意義隨著時間的推移必將進一步凸現。

          2012年4月,野牦牛叢書(第一輯)付梓出版,省作協舉行了隆重的首發式,同時設立了“野牦牛文學獎”,旨在獎勵那些在文學翻譯事業中做出杰出貢獻的譯者,激勵更多有識之士參與到文學翻譯這項枯燥、寂寞卻不乏意義的偉大事業中來。實際上,省作協近幾年著力實施的“野牦牛”“青海青”“玉昆侖”等文學項目,有力地促進了我省藏語文學的繁榮和發展,不斷壯大我省民族文學創作陣容,進一步豐富和繁榮了青海的文學創作。盡管今天我們已經意識到翻譯之于文學發展、文學交流和創新的重要性,但優秀譯作的出現仍然顯得十分艱難,優秀的譯者稀少而寂寞。愿明天有更多人躬耕于文學翻譯的田野。”

          在果洛工作的藏族母語作家龍本才讓的散文集曾收入“野牦牛”文學叢書第三輯,被譯為漢語出版。他覺得母語作品翻譯為漢語,擴大了讀者閱讀范圍,同時也讓他發現了自己寫作上的差距。對一個青年作家來說,后者或許更為重要。

          龍本才讓:“很幸運,2014年我的母語散文集《山那邊》進入翻譯出版扶持專項里,并順利出版發行。當手捧漢文版的自己作品時,除了新鮮感,就是感動。母語作品能譯介到別的族群,對于原作者來說就是最大的支持,也是莫大的榮幸。文學翻譯不僅能打破僅僅只限在母語讀者群的這一狹小范圍,很大程度上就把原著的讀者擴大到更大范圍內?,F在我不但有母語讀者,還有漢語讀者,感到欣慰不已。但欣慰之余,我也發現,翻譯成漢文后原先收集的不少作品還未成熟,顯得幼稚,甚至有的達不到文學的基本要求,不說內地,就是與省內漢語作家相比,我的這本散文集無論從思想,還是從藝術層面上都有這樣那樣的差距,同時譯者也給我提了翻譯過程中發現的不少值得思維的不足和缺陷?!兑瓣笈!肺膶W翻譯讓我發現自己文學功底有待加強,文學修養必須提高。但自己多年辛勤耕耘總算有了收獲,這給了我極大的信心,也讓我下決心初衷不改,握筆不放,繼續筆耕,不辜負省作協的大力培養和期望!”

          其他“野牦牛”叢書原作者、譯者以題詞表達了對此項目意義的肯定。

          ?
          性服务中的专业术语